快3网北京

账号: 密码: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文史天地
文史天地

为《我爱你,塞北的雪》作词

来源:哈尔滨市政协网站 |  日期:2019-11-12 浏览次数:已点击:

  1955年我由部队转业到哈尔滨工作。以后几十年间,我有幸以演员、作者、工作人员等多种身份参与了自首届至第24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1961年一1998)的活动。可以说,哈夏是我文艺工作生涯中一个重要部分,对于我的成长有着不可或缺的促进作用。

  哈夏是我的培训班

  l6哈夏,我主要是以演员身份出现在舞台上,唱过合唱、男声小合唱及青年专场的独唱。当时的哈夏在我心目中是十分重大的艺术活动,真的有一种盛大节日的感觉,所以极为重视,即使是大合唱也都是反复认真排练,精益求精。

  演出之外另重要任务是:观摩学习。当时的哈夏汇集了东三省乃至全国顶级的优秀音乐家和团体,演出曲目既有优秀的创作曲目更有古今中外音乐经典,而且每台节目都安排了内部观摩专场,此外还有一系列的讲学研讨、示范教学等活动,报纸、电台及内部简报也刊发大量的评论、报道。能够现场欣赏那么多名家名作的演山,听他们介绍各自的艺术实践经验与体会;能够聆听权威音乐评论家的高论,阅读他们的大作,对我这个身处边陲从未进过音乐院校、仅靠白学和实践苦苦求索的年轻人是多么难得的学习机会呀!可以说届届哈夏音乐会,对于我无异于一期期音乐专业培训班。哈夏扩大了我的艺术视野,提高了我的音乐鉴赏力,让我掌握了更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我能在文艺创作、评沦及组织等方面取得一些工作成绩,历届哈夏对我的培训功不可没。

  哈夏为我的创作提供平台

  记忆中,我的作品首次登上哈夏舞台大约是在第2或第3届,我的歌词《松花江我的亲娘》被哈尔滨艺术学院一位老师谱成合唱,由该院学生演出,似乎没什么反响。

  此后在第6(1966)“哈夏上演了由黑龙江省歌舞团集体创作,我与尚存宝执笔的大型歌舞剧《在社会主义大道上》。

  1964午冬至1965年春,黑龙江省歌舞团一批同志参加了由黑龙江省委书记处书记杨易辰任团长的嫩江地区社教工作团,在拜泉县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期间创作了一批小节目,后来在易辰书记的支持下,在这些小节目的基础上串连改编为反映社教工作队支持贫下中农同四不清干部进行斗争的大型歌舞剧。

  第6哈夏举办时文革已开始。该剧在黑龙江省评剧院剧场首场正式演出,时任黑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延泽民同志观看演出后即指示不要再演。事后知道,毛主席刚刚严厉批评了文革中派工作队的错误做法,而我们的歌舞剧恰是正面歌颂社教工作队的,在此政治极其敏感的关头,自然不宜继续上演。该剧就此寿终正寝。不久,哈夏也被扣上文艺黑线宣扬封资修等罪名停办12年之久!

  浩劫过后,1979哈夏得以平反。在思想解放大潮推动下,我创作了一组由五首词组成的声乐套曲《冬之歌》,经初旭谱曲,黑龙江省歌舞团独唱演员张重辉在1980年第8哈夏正式推出。这组首部以冰雪北国冬景冬趣为内容的作品,获得了这届哈夏创作三等奖。套曲中的第一首《冬天的松花江》被哈尔滨歌剧院演员马丽看好,以流行歌曲的演唱方式,作为该院轻音乐会的主打曲目在上海等一些城市唱响:莫以为冬天的松花江,白莽莽冷寂荒凉;莫以为冬天的松花江,风嗖嗖寒流逞狂。冬天的松花江,别有一番好景象,江面铺起了水晶路,行人车任来往,雪橇飞、冰帆扬,飞燕穿梭一双双,欢声笑语阵阵起,胜过夏日松江浪!”……

  让我难忘的是在哈夏组织的一次大会上,时任哈尔滨市委宣传部长的牛乃文同志在讲话中以《冬之歌》为例,号召大家进一步解放思想,拓宽创作题材。他说:多年来都是写哈尔滨夏天,没人写冬天,好像冬天很可怕,而《冬之歌》写了北国冬天的美,表现了生活在冰天雪地的人民乐观、坚强和智慧……(大意)。这给了我很大鼓励,促使我进一步深入开掘这类题材。

  不久,酝酿已久的歌词《我爱你,塞北的雪》在一个冬夜精灵般的悄然诞生。这首拟人化的咏雪之作,热情讴歌了其纯洁无瑕默默奉献的高贵品格。经作曲家刘锡津谱曲后,由盲人歌唱家周琪华在其独唱音乐会上首唱,即获周围同事们的称赞。随后在19808届哈夏音乐会上呈献并获创作三等奖。时任黑龙江省歌舞团团长的陈巅同志在《黑龙江日报》撰文,对该作品给予高度评价。此后,黑龙江省歌舞团女高音歌唱家李广仙在全国轻音乐调演及赴加拿大访问演出中,对此歌再作精心演绎,引发音乐界及听众的广泛关注。北京、上海、辽宁等地音乐刊物相继刊发;彭丽媛、殷秀梅、朱逢博等著名歌唱家以其美妙歌声及对作品内涵的深刻阐发,使这首歌得以响遍全国传播海外,并多次在全国重大歌曲创作评选中获奖,该作品还荣幸地被选为重要文艺晚会(如上海APEC会议招待各国元首)等活动的演出曲目。上世纪90年代被定为哈尔滨国际冰雪节节歌,被誉为黑龙江省代表作之一。

  此外我还有不少作品得以在哈夏呈献。其中由我作词、杨人翊作曲、张咪演唱的《北国的冰》,在2000年第25哈夏开幕式上首演获得好评。只是因种种原因这首歌没能继续推出,令我至今仍感遗憾。

  歌曲创作之外,我还为哈夏写过一些评介文章,参与过多届哈夏开、闭幕式的策划、撰稿等工作。总之,哈夏为我的创作提供了很好的平台,让我难以忘怀并充满感激。

 




快3网北京办公厅主办

2009年- 2017年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

您是我们的第 210081 位访问者